感思與洄瀾之一【花開最末】推薦文

編者案:本專欄係追隨梁寒衣老師學習之學生,平日心得與感悟,謹與同參大眾分享。

  【花開最末】推薦文

 

                                                                                                                                                            陳學聖

 

「死亡定將到來,我們終需面對,只是常常我們都還沒準備好!」

看到梁寒衣老師新書【花開最末】,我在手機記憶欄中寫下如是文字「如果您是一位力圖精進的佛教徒,想瞭解教觀,更想一窺佛法文采之美,您絕對不能錯過【花開最末】。如果您是一位硬頸的知識份子,既不願向生命低首,更不想被宗教摸頭,卻又畏懼死亡真正的到來,【花開最末】會是一條可選擇思索的路徑!」

我人生的工作都在第一線,不論是早期的記者生涯或之後擔任議員、立委、文化局長,一直都是在紅塵中打滾,看盡人世多少悲歡離合、生死無常,知人大多是「好生惡死」或「戀生避死」,即令過的不盡如意,生活日復一日的單調、無聊、重覆,如出一轍,但就是想活著,活著,能夠長命百歲的活著,就是一件好事。而在青春、中壯年時期更以為生命是一條無止盡,可任意揮霍的道路,沒有盡頭,是無限延伸的,總不覺得死亡會到來,更不覺得生命是會到底的,「死亡」是很遙遠、頂多是強賦詩詞時的一點哀愁點綴。

但跨過頂峰,像李宗盛所唱的「山丘」,人生的中年之後,開始慢慢體會到什麼是下山的到來,但泰半的人都不願承認,實際上生命的算數課題已從「順數」、宛然沒有盡頭,悄悄轉化成了「倒數」的有時而盡,沒有人是不害怕的。

尤其反常的是,愈菁英、愈秀異的人,面對「死亡」的議題,有時卻比一般俗世的人更不平靜,特別是意料之外、生命面臨早夭的出現,因為慣稱的「菁英」或「知識」份子,習於理哲邏輯的思惟,凡事強調證據論證,對於凡夫俗子的磕磕拜拜常嗤之以鼻,所謂說法的經典教本更是無法翻閱,因為他是菁英、知識份子,他的學術訓練怎能輕易被人摸頭馴服,這種治學嚴謹的態度是對的,只是再浩瀚的學養,再偉大的事功成就,都不能解決他面對「死亡」時的無助與惶恐。相對於此,或許反慶幸生而平凡的人有生而平凡人的簡單幸福,因為宗教多半會在關鍵時刻發揮極大的撫慰效果,因為他「信」!所以比較「不怕」,很諷刺喔!

也因為在人生閱歷上,看過無數週遭菁英、知識份子面臨的生命窘境,所以閱及梁寒衣老師所寫的【花開最末】,心頭為之一震,因為這本書正好點中了菁英、知識份子的要害。書中藉用歸納法,從歷代高僧大德面對死亡到來時最終悟證的偈語,提示(而非告訴)我們「既然死亡定將到來,我們終需面對」,何不,我們就來準備好。特別難得的是,梁寒衣老師既有教觀,又有實修,更有文采,再加上用心的美編,全書不說教但有論理支柱,有優美文藻卻不淪於散文的柔弱,是一本曠世難得的作品,更值得推薦給自詡硬頸的菁英、知識份子,因為我也是從中走來,我們會有相同的體悟的!

 

 

                                       

 

禪堂開放時間(目前暫不對外開放)

 

        1400~2130  禪坐

 

        1930~2050  禪坐(會員)

 

      三  1400~2130  禪坐

      四  1400~2130  禪坐

 

        1400~1730  禪坐

 

        1000~1800  禪坐

 

                         1000~1800  禪坐

 

            

禪堂公休日:每週一以及每個月的單週週日休堂(一、三、五週的週日)以及國定假日也休堂

(如有問題,或欲預約參訪,請致電禪堂(02)2711-6272)

(詳細內容請詳參大鑑禪學會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