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寒衣:半僧·火蓮

 

梁寒衣半僧·火蓮                 

採訪 / 沈明信 

莫要阻擾了我和阿彌陀佛的會晤……」竹枝搖曳著碧渥的葉片上鎏著夕陽金色的迴影隔著書窗一輪紅日下墜著……金紅的鎏影一點一點徐徐泊過指尖泊過書冊泊過觀音寂止的姿容……我正要出門向著電話一端的朋友告罪

「很急的事」朋友說道

「沒有沒有儲存只是去和阿彌陀佛打個招呼──」大笑著向友人解釋「夕陽滅度之處便是彌陀寓居的淨土……於是想乘著天尚未昏黯之前再睹一睹彌陀形容……」

――《雪色青缽》

只是拜會夕陽,在梁寒衣文學的筆觸之下,竟成了和彌陀的相會。這九天之外的巧思,細如蓮蕊,而她確實人如其文。 

很難以一篇採訪文字來具體介紹梁寒衣。她不沾煙塵的外貌,清純的嗓音,素蓮似的一身裝扮,禪居遠郊。她的一言一行,都可以帶著典故;她禪居之處匠心佈置,處處可有公案。

伴著梁寒衣接受訪問,是她的隨身弟子,法名大癡。端上了茶,梁寒衣馬上給我們出了考題:「為什麼叫大癡?大家來說說看。趙州茶可不好喝的哦,要喝茶趕快答。」

對於我的採訪要求,她開門見山地說:「沈居士不用介懷,大家很隨性地談,也不一定要寫,有感受就寫,沒感受就不寫。」

你自可以從梁寒衣的身上,以及她周遭的一切,去咀嚼禪味,這當中不必有太多的語言。 

為了文學而佛學

最初接觸佛法,是為了文學而佛學。廿多年前的臺灣,佛教並不盛行。梁寒衣愛讀日本文學作品,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的著作都深受佛法的影響。此外,文學人的感受都比較敏銳,佛法則可以起安定的作用。為此,梁寒衣開始寫作的時候就學打坐,也接觸佛經。

梁寒衣形容自己「為文學而佛學」,是一種企圖心,想吸收佛學來滋養文學,而非很認真將之視為生命的修行。「佛法是知易行難的。如果你只是去讀佛經,或者去靠你的知識和頭腦,沒有辦法到了,你只是有皮毛而已,可能很淺。你要明白它的血,就必須要體悟它。佛學是『事』、『理』並重的,必須遵行其修行體系,才有辦法一窺佛門的堂奧。」

十多年之後,她卻發現佛法才是生命的原點;逆轉過來,為了佛學,她可以捨下文學、捨下生命所有的一切,她說:「只是為了回到生命最究竟的解脫吧!」 

只懂佛法的皮毛

這當中的一個契機是她的父親因為心肌梗塞過世。她與父親感情深厚,父母卻無法理解她的生涯選擇,經常顯露失望之意。「我是那種追尋自己生命而忘記父親期待的人。」梁寒衣沒料到父親走得如此倉促,令她措手不及,內在陷入很深的自責與虧欠,她自覺辜負了父親。

看到父親躺在棺木裏,梁寒衣恨不得死的就是自己。就在那巨大的傷痛之中,梁寒衣看到了自己很深刻的痛感和執著,原以為自己修了十幾年,卻使不著力。

「這才發覺當文人是不行的。作為一個文人,自以為用你的聰明和深邃,表面上可以寫、可以說、可以引用──可來到刀口上的時候,慢慢割你的脖子的時候,這一切都沒用了。」

梁寒衣自言是父親度了她。她決定參悟生死,七天內她念了一百卷《金剛經》,希望有助父親解脫,同時也為自己打下深厚的佛學基底。她也到中臺山向惟覺老和尚學習,同時師從的還有一位她不願透露姓名的老和尚。深入禪法後,她把過去的都一筆勾銷。

梁寒衣自言出身禪門,對於禪,她認為就是「空寂」,更是「智慧妙用」,而方法是「安住」和「專注」。

「就因為人有分別心,常在好壞、是非、美醜、得失……中取捨,所以我們面對喜歡的人事物時,就感到喜悅;而當我們面對不喜歡的人事物時,則厭惡、不耐煩。從早到晚,心都在外境中轉來轉去,時而悲、時而喜,無一刻寧靜與自在。」

活在相對的境界中,就容易常生煩惱,所以要使心安住下來,唯有以「平常心」(即「常住不動之心」)來面對一切才能達到。「但要達到這種自在的境界,唯有透過禪定才有辦法,所以每天要有固定時間打坐,以及隨時反省、慚愧、思維自己的起心動念及佛法解脫之義。」透過長期的練習、熏修才能將心定下來。 

火中種紅蓮

作為一位在家的修行人,面對的挑戰是什麼呢?梁寒衣坦言,居士修行很容易給自己打折扣,所以,最主要是對自己的期許,希望能夠在證悟的路上走到什麼樣的境地。

「居士修道,就如同火中培植蓮花,因為被許多瑣事、人際牽絆,修道不易。不比僧侶是正向修行,等於是在水中培植蓮花。」雖然如此,過去禪門仍有許多在家居士修行有大成就者,這證明居士道是可成就的。梁寒衣說:「這不是頭亮不亮的問題,而是心亮不亮。」

以居士的身份來推動佛法工作,確實比較有困難和障礙,而且對梁寒衣而言,僧侶的法服是世間最美的衣服,出家對她而言,有著相當大的吸引力,但在現實生活中,已經擁有配偶作為「同修道侶」的她,將出家的問題,交由因緣來決定。

梁寒衣曾撰文自稱「半僧」,在面對一名穿著緇黑袈裟的僧侶,她描述自己:「白衣素寂。缺乏這襲象徵戒德與律儀的僧衣,我至多僅能稱為半名僧伽。」

半僧學佛,寒衣火蓮。 

――刋載於馬來西亞「普門」雜誌125 20106月號

      【特別企劃】學佛真好――生命的洗及再出發 

禪堂開放時間(自九月五日起開放預約)

 

週      二  14:00~21:00  

   

週      三  14:00~21:00  

 

週      四  14:00~21:00  

 

週      五  14:00~21:00  

 

週      六  10:00~18:00  

 

週      日  10:00~18:00  

 

            

禪堂公休日:每週一以及每個月的單週週日休堂(一、三、五週的週日)以及國定假日也休堂

(如有問題,或欲預約參訪,請致電禪堂(02)2711-6272)

(詳細內容請詳參大鑑禪學會選項)